味蕾牛茄瓜深山老林里的美味果子

临沂白癜风医院 http://pf.39.net/bdfyy/bdfzj/171111/5837446.html

让你寻找家乡的味蕾

小时候,最爱的深山野果,没有之一!你还记得它么?还记得山里穿行的小野人么?还记得背着柴刀,在山里横冲直窜的小野人么?还记得在山里被蛇追过,被蜂蛰过,被毛毛虫刺过的小野人么?

这是一段有趣的往事,事隔半生,你是否愿意坐下来,听我诉说,那些旧年光阴里的故事?

01,

剁柴对我来说,既开心又痛苦。

开心的是能游山玩水摘野果摘野花,痛苦的是不会捆柴,更不会插芊担,挑回学校的路上肩膀咯得又红又肿又疼。

为什么要剁柴呢?

因为学校的食堂烧柴啊!全校的学生,是免费的劳动力。学校谓之为勤工俭学。

可是,剁柴与牛茄瓜有必然的联系么?

当然有啦!因为想要剁到漂亮的杆子柴,必然要去很远很茂密的深山老林啊!

——去了深山老林,就能遇到又美又好呷的野果啊!

02,

剁柴,是有专用一个木盒,然后把磨得发亮的柴刀插在盒子里,系在腰间,飒爽英姿地出发,一路上三五个伴,有说有笑地往山上奔。

回来的时候,很狼狈。脸上汗配灰,墨黑的一张脸,可能被枝头刺头划个痕啥的,偶尔还会伤到手指。总之,很狼狈、很狼狈。

即便如此,也很快乐。

因为剁柴,可以在深山里穿行,可以当小野人!可以看野花,吃野果!

03,

某年,与雪儿一行几人前往山里剁柴。时值深秋,一路上开不尽的野花,小野果,陪我们一路前行。

林子里灌木深厚,我们最爱这种杆子柴,一根一棵,没有太多的枝条,也不必浪费修剪枝叶的功夫。更主要的原因是好捆、好扦、好挑,特别是挑累了的时候,找一块稍平的地方,稍稍弯腰轻轻地一放,杆子柴稳稳地站立像是哼哈二将,引得过往的同伴极其仰慕的眼光。木秀于林,我必催之,因为要交任务啊任务!

这天午后,剁柴剁得有些累了,稍事歇息,刚好有一片空旷的小坡。我们累得两眼发直,全身疲惫,吃着干巴巴的干粮——饭团,其实这是妈妈的爱心饭团,是用糯米加上切得很碎的腊肉和花生、豆子等,用猪油炒香的四宝饭,非常饱肚,且耐饿。

此时,若有野果佐餐,那该多快意啊!

04,

“快看!快看——!”雪儿发出了一声欢呼,手伸的老长,指着某个方向。

循着她疑惑的眼神望去,只见一片占地面积极广的老藤,藤上结的果实相当诱人。正一个一个,散漫而悠闲地,藏于叶片之下,像铃铛一样,安静地悬挂在老藤之下。

藤上结着为数不多的果子,有半个巴掌大,它斑驳而多痕迹,等待有缘人与之相遇。

一个箭步,我迅速冲了上去(因为怕小伙伴跟我抢啊!),以最快的速度扭断藤曼,摘了其中几个。

长圆形的厚皮馕,肥嘟嘟的,因为在山里磕磕碰碰,外皮斑驳,粗糙的很,却散发着香甜的味儿,我左右上下打量着这些小家伙们,在心里迅速打着自己的小九九。

不紧不慢地撕皮,皮很厚,只见里面的果肉白白软软,香香糯糯,极度诱惑着我。

于是,张嘴就啃,啊啊啊!美美美!

她们众目睽睽之下,我开始慢慢地品尝这人世间的至臻山珍,嘿嘿,我故意砸巴砸巴着嘴,发出极度诱惑的声音,因为这美妙的味道,让我不能自拔。

05,

旁边的小伙伴,只是吃惊地张望着我,半天不敢说话,看着我大义懔然地吃了一个又吃一个,她们谁也不敢造次,只是呆呆地看着我。。

那果实香香甜甜软软,细腻而滋软,香滑而甘甜,绵绵糯糯的,比什么城里人吃的什么劳什子香蕉啥的,天啊,好吃了几百倍!

果实最里面有核,是黑色亮着光泽的心型果核,还蛮多的,边吃边吐籽,一颗,两颗,三颗......我把核儿收集起来,塞进了口袋。

她们瞪着我吃了下去,不停地问,都不知道是什么,你竟然吃了它!万一,万一......

他们担心这种果实不能吃,因为谁都不知它的名字,谁也没有见过。万一有毒呢,万一闹肚子呢,万一吃了走百步就倒下去了呢,万一......

趁他们还在发呆讨论这能不能吃的时候,又吃了第三个,第......

说时迟,那时快。

终于有一个伙伴想起来了——“噢!这是牛茄瓜,能吃的能吃的!”有了这个小伙伴的论证之后,她们一哄而上,雀跃地、欢喜地撷取,然后慢慢享用,可是,为数已经不多,每个人手上的果子极有限,雪抢到了三个。

太好吃了!

大家欢呼!

06,

为自己的大胆而有些得意,其实在端详果儿的瞬间,已在内心作判定,这玩意是什么?究竟能不能吃?!

当我的直觉告诉自己,它能吃,手已经开始在剥皮了。我想以最快的速度品尝它的好滋味。

果然,它不负盛望。

细心的雪抢到了三两个,只吃了一个,其余两个用叶子包着,用藤绑好,小心地挂在柴禾上。

那时的她,已经懂得牵挂最想念的人,留着给牵念的人吃。

那天剁的柴多重,谁帮忙捆的柴禾,谁插的芊担,挑了多远,已全然模糊。也没有再去悄悄地问雪儿,这几个珍藏的牛茄瓜,是否为思念的人儿增添了几分甜蜜,几许欢愉。

唯有这片老藤和果子,记忆犹新。

07,

迄今为止,这是一生中最最好吃的野果,因为只有唯一的一次,所以弥足珍贵。

很多年过去,记忆中的长青藤上一直挂这种野果。对于生长在山里,在深山老林里穿梭的小野人来说,这些经历尤为珍贵,这些经历也成就了现在的户外生涯。

我会时不时向爱好植物的友人们打听,描述着它的样子,然后问,它的学名是什么?

直到有一天,经过无数次的描述,揣摩,从描述的样子里,十分肯定地说——

你说的牛茄瓜,是不是厚厚的皮,长在藤上,会裂开,吃起来很甜糯可口?如果一定要找一种可能与其类似口感的果子,那么,香蕉或芭蕉与它的味道有些类似,但是,它比香蕉或芭蕉更粉,更糯,更滑,更甜。

——它的学名叫三叶木通。又称八月炸?因为成熟了它会自己裂开来,大约是农历八月、九月左右的样子。

果子裂开后,鸟儿、猴儿会以之为食。如果上山的时候晚了,只能看到空壳儿。

08,

宋代苏颂《本草图经》记载:“通草...结实如小木瓜,核果壤白,食之甘美......今人谓之木通,南人或以蜜煎作果,食之甚美,兼解诸药毒”。

09,

今天,三叶木通经过不断地改良,有些地区已经培育出了种植品种,产量高,籽粒少,味道如当年一样的香糯醇软。

如果你也想品尝这种人间至臻的美味,请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chengduling.com/shwwh/11998.html


当前时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