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声读物丨母亲的梅花树

治疗白癜风的著名专家 http://m.39.net/news/a_5941698.html

每晚八点

家在黄岛

点击上方绿标收听音频

  我家老屋的东墙外面,有一棵梅花树,差不多20年前,妈妈亲手栽下的一棵梅花树。

  其实,那本是堂哥家里的一株梅花,栽了几年,年年的青枝绿叶,却不曾开出一朵花来,堂哥说:“这花是从安徽移植过来的,可能是水土不服吧。”就把它连根拔起,扔到了我家门前的小溪边,妈妈看了可惜,捡起来,栽到了东墙外面。那花倒是很快服了水土,春去夏来,又是自在潇洒地一身青枝绿叶,生机勃勃,却也不曾开花。

妈妈经常站在那儿,喃喃自语:“长得好好的,怎么会不开花呢?”许是不想辜负了妈妈的厚爱与期待,那年冬天,纷纷扬扬的一场大雪,千树万树,玉树琼枝。大雪初霁,就在还挂着些残雪的干巴巴的梅树枝头,妈妈惊喜的发现了那一颗颗圆鼓鼓的梅花骨朵,顶风冒雪,饱满结实,充满了蓄势待发的无限生命力。妈妈高兴的拍着手,叫我来看,说这花儿真的要开了。

  那梅花果真开了。过了年,正月十五前后,闹元宵的鞭炮声声炸响,那棵沉默多年的梅树,仿佛终于听到了最振奋的春天的声音,在料峭春风里,在澄澈晴朗的天空下面,满树繁花,竞相绽放,仿佛来赶赴一场期待已久的春天的约会。

  从此,年年岁岁,花不更期。原来单薄瘦弱的一棵小树,渐渐地枝繁叶茂,主干已有茶杯那么粗,真的就是一棵树了,堂堂正正的一棵梅树。

  那东墙外面,原有一片菜地,爸妈辛勤,春种秋收,园子里总有蓬蓬勃勃的时令菜蔬,葱韭薤蒜,黄瓜扁豆,萝卜白菜,样样可爱,只是到了冬天,才显得有些冷清寂寥。但是自从有了这棵开花的梅树,便多了一番热闹的风景,每年的花开时节,左邻右舍的大人孩子,就来看梅花,闻花香,或者想剪一支带回家。于是就常看见妈妈站在树下剪梅花,一边剪,一边搓一下冻得通红的双手,所以,花开的日子,总会觉得妈妈的手上有淡淡的梅香。

  妈妈赠人梅香,却不曾为自己剪过一枝,在我的印象中,妈妈是为自己剪过月季花的,初冬时节,有些月季花已经打好了骨朵,可是天气渐寒,却再也没有了绽放的勇气和力量,妈妈就把这些花骨朵剪回家,从爸爸喝过的酒瓶子里,找一个像古花瓶一样的,插上花,放在朝阳的窗台上,屋里有火炕,在暖和的空气里,那些月季的骨朵也就慢慢地绽开。这时妈妈的笑脸总是欣慰而满足,似是帮助了那些花儿,看见了它们的生命美丽而完整。

  可是,妈妈的生命却没有扛过病痛的苦寒,匆匆而无助的离开了我们。月季还是年年开花,开了地也就开了,那些来不及盛开的,就瑟缩在寒风里,爸爸还是喝酒,喝过的酒瓶随处可见,但是不管多么好看的酒瓶,都再也不能延续一朵花的美丽。

  东墙外面,妈妈亲手栽下的那株梅树还在,岁月渐行渐远,梅树却越加的枝繁叶茂。每一年,待菜园里的扶疏与葱茏过去,那棵亲爱的梅树便在春寒料峭里开花,花开时节,所有的思念,都带着淡淡的梅香。

文/郭秀英

简介:家在黄岛作家联谊会成员。普通中学教师,喜欢读书,随心随笔,敬畏自然,尊重生命,感恩生活里的爱与温暖。

图/李克伟

简介:小城摄影俱乐部会员。青岛市摄影家协会会员。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,喜交友,爱摄影,闲暇之余,每每与三五影友行走山海之间,领略身边的自然人文,甚喜。

主播/任香红

简介:上泉朗诵社会员。喜欢随性自然的过生活。朗诵是我的业余爱好,希望通过朗诵能给灵魂片刻的自由。

本期参与编辑

主编:静秋

排版:静秋

校稿:裴珊

复审:宋荣芳

发布:宋荣芳

文学爱好者

请戳一戳

家在黄岛

点击下方“阅读原文”查看“投稿须知”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chengduling.com/shwwh/11968.html


当前时间: